謝師宴

結束了今年四地八場的新年晚會演出,我們選在今天宴請我們的指導老師。感謝他們這一年來對我們的辛勞。

旗鼓隊的隊員們每個人都很感謝老師的辛勤指導,所以對於這樣的謝師宴都是很重視的,幾乎都是全員到齊的。到場的指導老師有萬裕民老師、曹復永老師、還有台藝大的姚明麗老師。在場的老師都是有相當多年的舞台演出經驗,所以在吃飯期間老師也和我們聊了一些演出的心得和舞台的經驗。聽君一席話,收獲頗多。

曹老師很有意思,他完全不會講台語,可能他卻能去教相當本土化的歌仔戲,還被稱為救火隊,就是說別的劇團要出什麼狀況了,沒有編導的人員,就會緊急的請曹老師前去幫忙。以此可見曹老師在戲曲界的舉足輕重。現在歌仔戲圈內的很多還在線上的名人都曾是曹老師的學生。我很好奇的問,老師你不會講台語,那你怎麼去教歌仔戲呢? 曹老師笑笑說:「我不會講,但是我聽的懂呀!而且我最主要的是教他們身段、台步怎麼走、姿勢怎麼擺,有時是會指導他們這句唱腔該怎麼表現,但是這部份最主要的還是靠他們自己!」

曹老師與我們聊到了專業人員的演出團與業餘人員演出團體的差別,有時專業團體做不到的事,業餘團體反而能做得到。最主要是有心,只要大家心齊了就很容易辦到。專業團體也有心,但卻是勾心鬥角的那顆心,因為彼此都是專業人員,每個人都有自己認為很專業的意見,每個人都想表現自己,就容易有磨擦。反觀業餘團體就沒有這個問題,你安排我站哪裡都可以,只要能為這個演出做貢獻他就很高興了,大家都會互相謙讓,都是為演出達到最好的效果這個目標而努力的。

爭角

而專業團體就比較會有這樣的問題,誰誰誰站在舞台上什麼位置都要按輩份來排的,排的讓他們不高興,他們還會當面質問老師:「老師你為什麼安排他站中間,而不是我站中間?」姚老師在一旁補充道:「不只是歌仔戲,在一般的藝術學校裡的學生就會有這種為爭角色而勾心鬥角的現象!」也就是說在舞台上要站什麼位置、扮什麼角色他們都會很計較的,很敢跟老師要求的,我們聽了簡直是傻眼,問道:「哇!他們真的就這麼直接質問老師您嗎?」對我們來說,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因為這事我們連想都不敢想,怎麼還會大剌剌的敢去質問老師「你怎麼不給我這個角色、那個位置?」因為我們不懂,所以都相信老師的專業,相信老師所做的安排就是最好的安排,所以從來也沒有人去計較老師給我們安排的角色,真的就像是曹老師所講的那樣,只要能對這個演出做貢獻,我們就會很高興了!曹老師解釋這個現象的原因,因為他們也有戲迷,他們也有他們的壓力,戲迷也會說:「為什麼你不是站中間那個位置的?」說到戲迷,提到另一件題外話,有一次演出時,有一位很有名的歌仔戲演員要求非得要穿某件戲服上台不可,曹老師認為那件戲服與劇情內容不符,不適合穿上台。那位演員很為難的告訴老師:「老師,這件戲服是戲迷送的,一件要十幾萬元,他今天就坐在台下看,我若不穿這件戲服上台,他會不高興的!」

眼神

老師們還聊到在舞台上的眼神很重要,不可亂瞟!該定睛直視前方的時候,絕不可左顧右盼,而你那種定睛直視前方還不是只看前面的東西,周圍的事都不管了,不行!舞動上是互動的,別人在做什麼你要很清楚,才能跟他們做劇情上的配合,也就是說你要練到定睛直視前方時,用眼角餘光就可以知道旁邊的人在抓頭、摳鼻子、摸下巴,不可以轉頭或轉動眼珠子去看,眼神一瞟移在舞台上就很明顯。姚老師補充道:「是的,在舞台上你的眼神看哪裡,眼珠怎麼轉動,黑睛、白睛的轉動是很明顯的,就像芭蕾這個動作一排人站一起,大家的黑睛全看左邊,就你一個人看右邊,露出一個白睛在那兒,很明顯的!」(自己心想:哇~雖然只是眼睛看哪兒的這麼一個小動作,自己平常在舞台上也不很重視這個,有時還真的是眼神亂瞟呢!今天聽老師這麼一講,而且又舉這麼生動的例子,才明白了這事的重要性。不然我以前都以為,眼睛那麼小、觀眾那麼遠,是看不到我的眼神怎麼瞟的….||||)

舞台上的狀況

我們這次新年晚會八場的演出,幾乎是每一場演出都有出些狀況。曹老師可不可以請您聊聊您在舞台上所遇到的狀況和怎樣隨機應變的反應。曹老師笑笑說:「在舞台上出狀況是難免的,就算練的再熟還是會有狀況發生,重要的是這就要靠一次次的舞台經驗的累積以及隨機應變的能力,掩飾那狀況讓觀眾看不出來,讓他們覺的好像是故意這麼安排的,這就可以了。我們在舞台上也有跌倒的,但是就要很從容的起身而且還要講究姿勢,不能讓人看出這是個很明顯的失誤,還有我們在舞台上走路若不小心腳扭了之後要怎麼站,那個步伐要怎麼走這也是要練習的,才不會讓人家看出破碇來。有一次我在扮周瑜,演氣的渾身發抖那一幕,那時就是全身一直抖呀抖的,這時觀眾一直在鼓掌,我不能停下來就接著一直抖,結果抖的太過了,向後一仰我就暈過去了,倒在舞台上。那是真的暈倒了,不是假的,就整個不醒人事的倒在舞台上(因為頭上的帽帶、水紗勒的太緊了)。醒過來之後,才發現我暈倒在舞台上,看看四周慢慢的起身後,又接著演下去,沒有觀眾發現這個狀況,他們以為是故意安排這樣演的。那我當然不能一醒來後一臉驚慌失措的樣子,那樣馬上就會被觀眾察覺這個狀況的!」

哇~心裡真是佩服曹老師那種鎮定的功力,暈倒在舞台上,醒來之後還能那麼鎮靜的觀察四周的狀況而接著演下去。說到隨機應變,想起我有一次我參加個短劇演出,我扮演一位將軍在營中等待探馬回報軍情,那一幕一拉開探馬就應該從外面衝進來報軍情,可實際演出時,幕一拉開探馬並沒有衝進來報軍情,就讓我一個人站在舞台上枯等了好久,好久,好久…(心想:天哪~那個探馬是怎麼回事呀?怎不趕快衝進來救我呀?)心想這樣一直站著枯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呀!於是我就來回的多走幾步,表現很焦急的樣子,走呀,走呀的走著,走了好幾圈了探馬還是沒有衝進來 !(心想:探馬怎麼還不趕快衝進來救我呀?我快要沒戲唱了呀!)這時急中生智,大聲的喊了一聲:「探馬何在!」此時這位急死人的探馬才衝出來報軍情。事後並沒有觀眾看出這次的破碇,他們以為是故意這樣安排演出的。以上這例也是因為隨機應變,掩飾得當,才沒有讓觀眾發現這次的失誤。

曹老師還聊到,在舞台上最怕發生短暫的記憶空白。有一次他演出,一出場才剛踏出第一步時,腦袋就突然一片空白,接下來要演什麼完全想不起來,就越走越慢、越走越慢…….(呵呵~我們都笑了,大家都心有慽慽焉,都能體會到他那越走越慢、越走越心虛的感覺!甚至有股想要溜回後台的想法)但是當走到舞台中間時,一開口自然就想起怎麼唱了! 呵呵~相當的刺激!這就是舞台表演有趣的地方!

2006年旗鼓隊與京劇界泰斗–曹復永老師,於新唐人新年晚會上同台演出。
本篇發表於 生活札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