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裝片

  前幾天去見一個客戶,與她閒聊時提到我星期天還要去淡水攝影棚支援他們拍一部古裝戲,她便很驚訝的問我:「啊!你們 (新唐人電視台)也有自製節目呀?」從她的語氣中可以感覺到好像我們能有自己的自製節目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當時並沒有覺的這句話有多大的份量,事後當自 己參與了拍攝工作時,才知道要推出一個自製節目的辛苦和不易,也才理解了她的驚訝,對於一個非營利性的電視台竟有能力推出自己的自製節目,確實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星期天一早我就來到了攝影棚,女主角已經先到了,兩三位化妝師就馬上開始幫我們化妝、上頭套、穿古裝,邊化妝時我就和女主 角邊對戲邊背台詞,盡量把握時間。而那幾套古裝自己一個人是沒辦法穿的,至少需要有另一個人在旁幫你才能穿得上。當初我和另一同事去借古裝時,那位工作人員還很擔心我們不會穿,很細心的叮嚀我們該怎麼穿,哪些地方要注意,不要穿的邋邋遢遢,把英雄穿起來像難民。借來的頭套少一個高高的髮髻,美髮師就現場製 作一個髮髻裝上去,雖花了不少時間,但手工之精緻讓我相當佩服。聽同事說這也是他們第一次拍古裝,所以他們也是很重視的。整個古裝扮相弄好也已經下午了。 這時和我要演武打戲的兩位演員也已經到了。

女主角的髮髻是美髮師現場製作一個加上去的。

   到了拍攝現場,攝影棚的二樓,一進去讓我嚇一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是空蕩蕩的二樓,一下子變成了古意盎然的場景,有小木屋、古樹、燈籠、家 畜還有滿佈周遭的雜草叢生再加上幽暗的燈光和一輪高掛的明月,瞬間就把人帶回了那遙久時空的場景。我知道在場的這些同事們沒有幾個是專業搞佈景的,但卻能弄出這麼專業水準的佈景,心裡真是佩服這些同事,利用他們的智慧克服一切困難,做出這麼專業的佈景。

同事們所搭出來的佈景不失專業的水準很令人佩服

小木屋外觀

小木屋室內之一

小木屋室內之二

   開拍的第一幕是我和女主角對話的戲份,由於生疏一開始還不能馬上入戲,盡管導演努力指導但我們還是頻頻 NG ,再加上我的台詞又多沒背熟 NG 的次數更多。但現場沒有任何一個人指責或理怨我的不是,大家都只是想怎樣能讓這部戲呈現出最好的一面。就這樣排戲排了一個多小時後,導演臨時決定要出外景,趁著天色未黑前去拍一些外景的鏡頭,就這樣只好先讓女主角休息了。

導演正在導戲,親自示範如何表現該角色

拍外景我得再去化妝、黏上鬍子、換另一套古裝。兩位化妝師早已在化妝室內待命,我一進去一人就幫我上妝,另一人就幫我穿古裝,動作熟練迅速毫不浪費時間。拍外景只有取一個鏡頭而已,所以很快就拍完了不到半小時就搞定了。這時導演說,另外那兩個武打的演員也已經來很久了,先拍他們的戲份讓他們能早點走吧。

趁天色未黑之前換裝趕拍外景

   我又去換一套衣服、拆鬍子,才回來和他們對戲。兩位演員和我都是旗鼓隊的旗手,旗隊老師最近剛好教我們一套拳法,也許這時正好能派上用場。他們就讓我們自己編武打動作,沒人管我們也沒人指導,心裡正納悶導演呢? 怎沒來指導我們一些動作呀? 怎麼現場都沒人有意見呀? 就看我們自己演出呀? 好像是就要讓我們這樣子上場了(對自己完全沒信心)最後還真的就都讓我們自己發揮對打、套招的一些動作,把這些鏡頭給拍完了。

武打場景

   女主角在一旁已經等很久了,這時已經晚上六點多了,總算可以開拍她的戲份了,我在和她對戲時,她一直哭不出來,我要求她哭大聲點兒,不然我聽不到她的哭聲無法接下一句台詞,在我不斷的要求下最後她有點反彈了,這才驚覺到人家畢竟是第一次演戲,我對她要求太高了,這才趕緊調整自己的態度,對她應該要多一些鼓勵而少一些責備。

這一幕的鏡頭是我和女主角對話的戲份,由一開始的生疏、忘詞連續 NG 個幾次之後漸漸入戲,而這時卻還是 NG 頻頻,我問:「對不起,請問是我哪裡演不好需要改進的?」 他們說:「演員沒問題,是攝影師的問題」現場有四部攝影機同時取景,有時他們會互相卡位、對方攝影機入鏡了、鏡頭沒抓到或是鏡頭拉太遠了造成佈景穿幫 了...就這樣一連 NG 了四五次之後,我心裡有些不舒服了,想要說些什麼,但轉念一想:「他們又不是故意的,何必責備人家呢?而且之前因為自己台詞沒背熟還 NG 了好幾次,大家對我一點怨言都沒有,我怎好在這時去苛責別人呢?」也明白了這時正是個心性的考驗,差點沒守住開口就要怨起別人了。

攝影機不小心入鏡了 NG

而這個考驗似乎超出了女主角心性所能承受的範圍了,現在已經是晚上八九點了,再這樣 NG 下去不知要拍到何時,她說了一些話,最後丟下了一句:「對不起…」之後就離開拍攝現場,往小房間走去。大夥進去安慰她、了解一下她的情況,才知道原來她隔天還要上班,而且是新工作第一天上線,本身的壓力就很大了,再加上她身體的不適一直硬撐著,而且現在已經這麼晚了,她的這一幕拍攝目前還沒有任何一點進度,後面還有不少場景要拍(需要換場景、換衣服…)真不敢想像這樣下去要拍到幾點才能結束。

她的心情是可以體諒的。在我剛看到劇本知道有這麼多台詞和這麼多場景要拍時,按以往我參與電影”震撼”拍攝的經驗推斷,這麼多場景想要在一天之內拍完很難,可能要熬夜了。所以早做好心理準備了,今晚沒超過12點是回不了家的。

拍片就是這樣,很難預計幾點能拍好結束。對於從沒參與過拍片的同事來講可能很難理解,像我第一次參與電影”震撼”拍攝時,也是不斷的埋怨導演,怎麼叫來了那麼多臨時演員,讓那麼多人等那麼久還不開拍呀?怎麼這麼會拖呀?拍到凌晨兩三點了他們怎麼回家呀?….等等,說不完的埋怨。現在才明白導演是在很有限的條件下克服許多困難才能拍好這一幕,而又要盡量的考慮到不拖到演員的時間,讓他們盡早回去,確實是很難。

因此她的心情可以理解的,不能說是她的錯,只能說是她對拍片作業的不了解,而產生的一種期待,以為很快就可以拍完回家,期待落空自然會有些心裡不平。因此寫這篇文章的目地一方面也是向大家介紹一下攝影棚內的拍片情況,讓將來有機會參與拍片工作的同事,不要再抱著我只是來簡單的幫一下忙,應該很快就可以拍完回家了的心態。抱著這樣的期待,也許常會讓你的期待落空,也許你來了得等上兩三個小時或更久才能開拍你的鏡頭,開拍了也許拍攝過程發生諸多的事故、 NG 使得原本一小時就能拍完的鏡頭拖到四、五個小時,這都是很有可能發生的。就是說拍攝結束的時間並不是那麼的好掌握。

導演在體諒女主角的情況下,就讓她先走了,馬上再找另一位女主角。問題是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上哪兒找女主角來重新背台詞、重新演過一遍呢? 我想今天大概是拍不成了,改天可能還得再來拍一次,而且我也累了,好想早點休息哦…再一想不行呀! 這些衣服、兵器、假髮、鬍子…等,全都是租來的,一天的租金就要好幾千元了,再來一次的代價可真不小呀! 就這樣想著、傷腦筋的時候,沒想到他們真的找到了另一位女主角了,而答應馬上趕過來,大約一小時後到。

在這一小時內,導演也沒讓我們閒著,很能把握時間,叫我趕快去換裝,換拍下一幕場景。換完裝後約20分鐘,我又回到拍攝現場,又被震撼了一次,在兩個佈景之間(小木屋和室內),又多了 一個荒廢的古廟佈景:腐朽的神桌、傾倒的樑柱、滿佈的蜘蛛絲、雜草和殘破的瓦片…。心裡真是佩服這些搞佈景的同事們,淡水攝影棚成立到現在也才一兩年多的時間,沒想到他們搞佈景的功力在短時間內進步到這種程度,20分鐘內就可以變出另一個場景,用變魔術來形容真不為過。你不會相信這些佈景是由一群業餘 的人士們搞出這麼專業水準的佈景。

荒廢的古廟裡只有一兩個鏡頭要拍,很快就拍完了。這時另一位女主角也已經趕到了,這位新來的女主角 是節目”芝麻開門”的主持人,有很多次錄影的經驗了,台風又穩健,所以她一來很快就能上手了,對於導演的要求也都能配合,導演笑稱:「如果每一集的節目都 能找她拍的話,那我們就能省好幾個小時了!」可見導演對她如此推祟。事後聽她自己說:「這麼晚了人家還這麼急的打電話來要我臨時擔任這個角色,一定是真的找不到人了才會找上我的,所以我馬上就答應了!」心裡暗暗佩服她這種胸襟,這麼無私的付出!若是在這麼大半夜的打電話給我,要我驅車趕往一個小時的車程外去拍戲,還不曉得要拍到幾點才能結束...我可能還會考慮考慮,而她卻能這麼爽快的就答應了,心裡默默的知道自己和她比可差遠了。

另一女主角臨危受命接下這艱鉅的任務

從她到場梳妝、換衣、背台詞、排戲到正式開拍時已經將近晚上十二點了。等於女主角的戲份要全部重頭拍過,導演重新指導我們演戲。風趣的導演導戲過程還不忘幽默,如他在教我一句台詞該用什麼語氣表達時,他就親自示範一次用我的語氣對著我講:「柔兒,你的手好冰,你的臉好蒼白,你…你的鬍子掉了!」他在導戲時大家都很細心的在聽著,卻被他這突然的天外飛來一句”你的鬍子掉了!”給炸的大夥全笑開了!我尷尬的摸摸自己臉上的鬍子還真的掉了,灰溜溜的跑回化妝室補妝。

「柔兒,你的手好冰,你的臉好蒼白,你…你的鬍子掉了!」

   女主角很快的就能入戲,我們 NG 的次數也變少了,攝影師的 NG 次數卻沒少,但這時我不再有任何怨言,完全是一種體諒的心情,大家都辛苦了。拍片過程順利,但現在已經很晚了,我已經忙到沒有時間去看錶,累到眼睛已經快睜不開了,逮到機會就趕快坐下來閉上眼睛小憩一會兒。換場景、換衣、換妝再接著拍,臉上的鬍子用黃膠黏、用酒精拆,黏了又拆、黏了又拆了三次,臉上的皮都快被脫掉一層了,雖是苦但卻不覺的什麼。他們都說我這男主角辛苦了,但我卻覺的我身邊的這些同事比我辛苦多了,我笑著說:「我怎會辛苦?被你們服侍的好好的怎會辛苦?」化妝師這麼晚了還不能回去,還要在這裡隨時待命,我一走進化妝室裡,她們馬上幫我服侍的好好的,幫我穿衣、梳頭、上妝、遞茶水…攝影師也是辛苦了,他們往往一站就好幾個小時不能坐。導演更是辛苦,聽說他昨晚沒睡熬夜通宵和同事們一起趕佈景出來。

最後一幕是荒廢的小木屋,就是原本我住的那個小木屋因離家多年而荒廢了。待我上完妝重回拍攝現場時,看到現場的佈景又再一次的被搞佈景的同事們給感動了。原本是充滿溫馨氣息的 小木屋,門口的小白狗、家畜和曬乾的榖物,還有那掛在門前的燈籠,好像隨時在等著我回去一樣。傾刻間,這些全都不見了,牆傾垣毀、雜草叢生,還有一隻壓扁的燈籠被扔棄在地上。入戲的我,看到這樣的場景當真有心頭一酸的感覺。就是說搞佈景的同事功力真是了不起,光看佈景就能讓人觸動內心。煮飯給我們吃的阿 姨,她比我們更入戲,好不容易她忙完廚房的事了,難得空閒能到片場看我們排戲,她說她得帶一大把衛生紙,不然看戲時她可是很容易感動到流眼淚的。這一幕只有一個鏡頭,所以很快就拍完了。

原本是充滿溫馨氣息的小木屋,門口的小白狗、家畜和曬乾的榖物…

還有那掛在門前的燈籠,好像隨時在等著我回去一樣。

傾刻間,這些全都不見了,

導演宣布大夥可以收工了,這才結束,我一看錶,現在已經是凌晨五點多了。我問:「你們經常拍到這麼晚嗎?」他說:「是呀,熬夜已是家常便飯了,上回還有 一次拍早上七點才收工,不用回家了,直接去上班了!」這些同事們都有自己的另外的工作,現在已經是五點多了,有的人趕回家休息一下再接著上班,有的人先去洗個澡後就去上班,有的人趕脆今天就請假不上班了。心裡真佩服這些在片場工作的同事們,需要這麼辛苦的經常熬夜,有時甚至通宵拍片到天亮還能接著去上班。 片場同事們,你們真了不起!能與你們共事,真是莫大的榮幸呀!

本篇發表於 生活札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