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你幹啥呢?


舞團裡有位王老師,個性幽默風趣,上起課來相當的活潑有趣,她很少罵人。只有在我們整體都做的很不好時,她才會嚴肅的對我們訓話,這是應該的,不然演出在即,大家還那麼散漫,一付潰不成軍的樣子,怎上台見人呀?

既然她都不罵人,那麼學生做錯時她如何帶我們呢?

一隻新編的舞蹈,剛排練時,總還會有跟不上拍子、記不住動作的問題,這是允許的。但當排練很多次以後,再有跟不上拍子、做錯動作的問題時,就是自己的問題了,沒有用心去練好這隻舞。當大家都做對,就你一人做錯動作,那時你就會成為眾人的鏢靶,每個人責備你一句,就會讓你的心理壓力很大了。

因此每次排練時,都是戒慎恐懼、誠惶誠恐的做好動作,只希望自己不要成為那千夫所指的對像。一般而言,較嚴厲的老師在排練時抓到你錯動作的話,會很刻薄的批評你、罵你,罵的話當然都是很難聽的,會讓你恨不得當場找個地洞鑽進去。有時甚至就直接告訴你,再錯動作就不讓你跳了,要把你換下來。這樣的老師,使我們從一上她的課起,情緒一直都是相當緊張的,所有神經都要繃的緊緊的,深怕一個閃失,就要被打入冷宮,永遠冰凍起來,真是伴君如伴虎呀。

相對於這種高壓的氣氛下,王老師的課堂上就顯的輕鬆多了。但精神上的輕鬆,自我的要求可沒放鬆,經過那種高壓的氣氛後,誰還敢在課堂上太過放肆呀?所以對自己的要求可沒放鬆,排練時錯動作,是自己都不可原諒的錯誤。

王老師也知道這一點,知道大家都想盡力做好它,所以也就沒有過於刻責我們,那王老師是怎麼做的呢?

記得有一次排練時,因為恍神我錯動作了,眾人皆對我獨錯,所以很明顯,心想完了…這時王老師跑到我的面前,睜著大眼睛瞅著我,我被她的大眼睛這樣瞅著可嚇了好大一跳,回神過來,心想完蛋了要挨罵了…沒想到王老師卻接著說:「親愛的,你在幹啥呢?」

使我不禁想要會心的一笑但卻又只能很尷尬的笑了一下。在那當下,這句「親愛的,你在幹啥呢?」起了很微妙的作用。當我們知道我們自己做錯了,定會刻責自己,王老師也知道我們會自我要求,所以這句「親愛的」並沒有責備的意味,反倒有安慰、鼓勵我們的作用。(當然啦,另一方面也是學生太多了,王老師不一定全記得我們的名字,所以都用親愛的代替了我們的名字。)而後一句「你在幹啥呢?」則是提醒你做錯了,我知道了,你下次不要再犯了的意味。

所以我覺得王老師這一招甚是高明呀,記不住學生的名字,就一律用”親愛的”代替,用鼓勵代替責備,並提醒學生不要再犯錯了。這一招對於用在自我要求高的學生,並且已經知道自己錯了的學生身上,真是起了妙不可言的作用呀!

記得有一次,王老師跟一個學生排練一隻舞蹈,那個一幕的場景是這樣的:「學生扮演失去媽媽的小孩踡縮在舞台的中央傷心啜泣,王老師則扮演化成天仙的媽媽從舞台外飛進來,踩著小碎步進場,圍著啜泣的小孩繞兩圈後,小孩才發現到化成天仙的媽媽來看她了,起身與媽媽一塊跳舞。」

正式開始了,小孩踡縮在舞台正中央,傷心的啜泣。王老師則身披雲彩,踩著小碎步進場,來到小孩的身邊繞了快兩圈了,這時小孩應準備起身看媽媽了,大家都在期待著,但…她怎還趴著呀?大家都在納悶那小孩怎還趴在地上不起來呀?王老師也納悶著兩圈都繞完了她怎還不起來看看我呀?於是只能接著往第三圈繞下去,王老師瞅瞅她似乎還沒有要起來的意思?(呵~我們大家都在猜想她該不會睡著了吧?)就邊繞圈邊睜著大眼睛瞅著她說:「親愛的,你在幹啥呢?」此話一出,我們大家都忍不住笑出聲了,是呀大家都瞅著你在幹啥呢!這時那小孩慌張的抬起頭來,才驚覺到自己已經錯過了音樂點了,只得尷尬的笑一笑,匆忙起身去迎接媽媽。呵~~

下次當你身邊有人犯了小錯,而他又已知錯時,別急著刻責他,試試這一句吧「親愛的,你在幹啥呢?」也許能起到妙不可言的作用哦!

親愛的,你幹啥呢?

本篇發表於 生活札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