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台北新年晚會演出


  繼台南場新年晚會結束後,還有一個禮拜空檔時間高雄新年晚會就要開始了。而我卻在台南場結束之後的隔一天早上起來,右肩便異常的疼痛,痛到右手無法上舉,很多簡單的動作都做不了了。

  我很重視這次新年晚會的演出,卻在這時出這種狀況,讓我很擔心這會影響我的演出,甚至無法上台。偶然的遇到了 Apple 我問她遇到這種情況她會怎麼處理。她告訴我,就一般常人的理來講,除非你的手是真的完全都舉不起來了,不然的話,不管再怎麼痛還是要上台的。因為當你一站上舞台,一進入那種情境的時候,自然就不會去管它有多痛了,甚至就會忘記那疼痛了。她的話讓我反思:「一般的常人都能做到這種程度了,那我們弟子能做到什麼程度呢?」因此我就不再擔心我肩膀的疼痛了,只要我還能舉的起來,就算痛死!我也要上台,完成這次的演出!

  高雄晚會的演出,我們旗鼓隊一樣有兩場戶外場的演出,把演出的氣氛帶到場外給那些無法入場的觀眾們,讓他們也能感受到場內演出的熱鬧氣氛。由於有了台南場演出的經驗了,心情較為輕鬆許多,能稍稍看看周遭的景像。在後台開始著裝準備演出,現場有許多化妝師幫忙上妝,演出者可以就坐那兒讓人家幫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完全不用擔心。但對於經常演出的人員,學會自己化妝是必須的。旗鼓隊的許多大男生都不擅長化妝,也不敢拿起畫筆在自己臉上塗抹,這回有許多化妝師為他們服務,那可省事多了,臉就擺著讓他們服侍吧!只有我較不怕死,拿起畫筆來自己勾鳳眼。期間偶然的看到了新唐人舞蹈團她們所化的妝,把眼睛畫的很漂亮,就借了相機拍了兩張。
 


Apple’s eyes (點我放大)

 


亭’s eyes (點我放大)

  高雄晚會演出的狀況不錯,第一天演出時有些小動作做不好,自己不是很滿意。第二天演出時狀況很好,沒有出什麼差錯,自己也很高興。演出結束到後台,就看見我們的指導老師在後台迎接我們,我很高興的問:「老師,你覺的我們表演的怎麼樣?」「太棒了!你們表演的真好!」老師也很高興的回答著我們。獲得老師的肯定,當然是更值得高興了!今天真是參與演出那麼多次以來,心情最愉快的一次了!

  高雄演出結束後,驅車北上趕回台北,隔天一早還要上班呢!抵達台北時已經是凌晨三點多了,從遊覽車下來後,馬上一股寒氣襲來,直入五臟六腑、穿心透骨,凍得我全身抖個不停,天哪!怎麼會這麼的冷呀?在高雄時還能只穿一件內衣排練,怎到台北溫差就這麼的大呀?(後來聽說那天台北的溫度只有八度左右)冷雖冷,但還是得要回家呀,在這麼寒冷的天氣裡,衣著不夠,凍的像冰棒一樣!還要騎著機車回家,真是痛苦萬分!天一亮又要趕去上班。(我討厭冬天!)

  高雄晚會結束後,相隔一天馬上又是台北晚會開演。台北晚會第一天演出狀況不錯,聽說觀眾反應都很好。第二天演出前,我們請到了替我們創作這首曲子的作者解曉菁來跟我們講述她創作這首曲子的意境。
 


「雄姿震天門–神威」


0.00” 天空雲層開始發生異象的變化,從雲層裡透出一道微微的曙光,漸漸的曙光破除層層烏雲,萬道金光破迷霧。
0.13” 鑼一響,天門開。看到眾佛道神和偉大的師父一起下到塵世正法救度眾生。
0.19” 這一段鼓聲,來自各個天體下來的代表,展示其雄姿與神威。
1.02” 銅管樂加進來的地方,眾天神立下洪誓助師正法。
1.32” 弦樂與木魚的急促的推進表示正法進程非常迅速。此景如此詩「車行十萬里 揮劍消惡急 天傾立掌擎 法正去陰罹」(洪吟二)
2.15” 大法的美好展現在人間。
2.29” 此段的旋律,表示大法弟子頂天立地,不畏困難,展現英姿煥發的一面。
2.43” 表示一個修煉人在修煉的過程中會有諸多考驗與魔難。
3.03” 雖在邪惡的考驗與魔難中,大法弟子仍堅忍不屈,表示出哀而不衰的堅毅與意志。在舞蹈動作的表現上為更沈穩與內斂(柔中帶剛)。
3.40” 天上傳來的鐘聲表示許多的佛道神在天上觀注著大法弟子,祂們在天上與大法弟子一同斬妖除魔,並用神通加持在世間的大法弟子。
4.02” 因為受到眾佛道神的加持大法弟子正念又重新被喚起,更顯神威,威風凜凜。
4.36” 此段展現大法弟子與全宇宙的佛道神一起斬妖除魔、助師正法的壯闊景像。
5.06” 此景與1.32”相同,但心境上更為昇華,在遭受迫害後更展現出救度眾生的慈悲與寬容。
5.09” 鎖吶特別代表了大法弟子高亢又幾乎能劃破天際的磅礡氣勢。此景如此詩「天性豪氣洪 消磨也不去 意如金剛志 一統大法理」(洪吟二)。
5.50” 與前段2.15”相同。
6.03” 與2.29”相同。銜接至6.17”表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完成了神聖的誓約後圓滿回歸至自己的世界。眾生同慶此景如此詩:「眾生無不敬大法救度之恩,普天同慶、同祝、同頌。大法在世間全盛之時始於此時。」(”法正人間預”精進要旨二)


  哇!聽了曉菁給我們講述這首曲意之後,真是大有所獲,對於這首曲子的表現每個人都有了新的領悟,她還給我們建議,建議我們在打拳、打鼓時,所表現的動作、意念不要只停留在自己的拳頭上或鼓棒
上,應該要無限的延伸,這樣動作看起來才會大氣。她舉個例子,就像她自己在舞台上做鋼琴演奏時,她的意念不會只是停留在手底下的鍵盤而已,她會把演奏的音符帶的很遠,想像自己是在對全宇宙演奏,把音符打進全宇宙眾生的心裡去。動作上可能只會有些微的差別,但帶給觀眾卻是全然不同的感受。哇,真是聽君一席話,勝讀三年書呀!

  台北晚會第二天演出,在將上台前還有一點緊張的情緒,到了正式上台後,這些緊張的情緒一掃而空,心情卻是很平靜的,表演中動作也做的很好沒出任何差錯,一直到表演結束之後都是很完美的表現。結束後心裡自己覺的這次演出的效果可能要比高雄場來的更好!但此時我的心情卻沒有像高雄場演出後結束後那樣雀躍的心情,反倒是心情一直都很平靜的做完這場演出,心裡雖有一絲絲的愉悅但總體上是平靜的,平靜的心裡覺的做好這場演出本來就是應該的,沒什麼值得高興的。但這種平情的心態,反而要比高雄場結束後那場興奮的心情還要來的好,來的更令人神怡。

  新唐人舞蹈團在表演結束後,指導老師開心的帶她們到後台拍劇照,我看到了也趕緊過去湊熱鬧,拍了兩張才驚覺:「對哦~我應該跟老師打個招呼才拍,雖然裡面的舞者大部份都是認識的,但跑過來就拍,對老師不太禮貌。」經詢問之後,老師也很大方的邀我一起拍照。指導老師對拍照動作的要求真是不簡單,許多動作經老師調整後,畫面就是很漂亮。


這張照片好雖好,但少了點什麼,我說不出來,無從調整起,正傷腦筋時,這時指導老師說:「不夠立體,太平面了!」於是就幫她們調整了一下隊形。

經老師調整過後果然就是不一樣,畫面豐富多了,隊形也有了高低層次的變化。真不愧是舞蹈老師呀!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庭、綾、亘


這是團體照的畫面,很漂亮,但要等大夥伙兒動作都調整好也是需要一點時間的...我在一旁也等很久...所以...所以...當然要補上一張漏網鏡頭的照片呀!

漏網鏡頭


「好了沒有呀…..怎麼還沒好呀…..怎麼那麼久?」眾仙女們就在討論著動作該怎麼擺比較好,其他的人就沒事幹了….疑!⊙︷⊙”怎麼左下角有一仙女好像在…挖…鼻…孔…? (該仙女發出不平之鳴:「我不是在挖鼻孔啦!>︿<」
呵~她的確不是在挖鼻孔,只是這個角度和動作看起來真的很像而已。)

  在後台的某個角落裡,偶然的瞥見一古典美女「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坐在角落裡獨自練琴。這幅景像相當別緻,手邊沒有相機,趕緊回去向同行的隊友借相機來拍。


  待借來相機後,上前詢問是否可以幫她拍幾張照片,她很大方的就答應了。這位古典美女還有個很好聽的名字,雲的故鄉,沒錯,她就叫雲鄉。她正為一會兒即將上台演出的曲目專心的做練習,不好過多的打擾她,以免影響到她一會兒上台的心情。照片上她那專注的神情令人感動。

 

  說到影響上台心情,我倒想起了個故事,之前聽說有一個很有名的舞者,在他即將要上台演出的前一刻,他接到了父親過世的通知,這消息對他來說當然是相當的震撼的,但是他非但沒有取消那場的演出,反而封鎖了這個消息不讓其他的團員知道怕影響了他們上台的心情。自己強忍著心中萬分的悲痛,依然上台去做完這次演出,下台後才匆匆的趕去奔喪。

  而在這次的台北新年晚會中,我們旗鼓隊的團員之中也有一位是演出的當天接到了他岳父過世的消息。想必這對他上台的情緒會有所影響,但他卻用輕描淡寫和平靜的語氣講述著這件事。也避免著去影響到其他團員演出的心情,所以也沒跟很多人講,只跟幾位較為熟識的人簡單的提了一下。而在去年的台北新年晚會中,另一位團員也是發生著同樣的事,同樣是岳父過世,同樣是在演出當天接到通知,他雖也是用很平靜的語氣講述此事,但內心的緊張與不安可從臉上的表情窺見一番。

  舞台上的演員就是要為舞台上的觀眾負責,上台前盡管有許多好的、不好的情緒、悲傷與難過...都要把它強壓下來。站在舞台上就是要扮演好你站舞台上的那個角色。那些背後的辛酸,待下台後再去慢慢的品嚐吧...

本篇發表於 生活札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